2008年7月,韩君跟哥哥要了韩一亮的手机号码,打过去,是一个男子接的,听口音像北方人,“他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一亮的叔叔,他就挂了”。他又打了几次,打通了,没人接,后来再打就成了空号,隔段时间打一次,始终是空号,就放弃了。进入93768当时,有大型券商在两三个月内做了七八单协议转让的项目,而出让控制权的大股东几乎都是深陷股质风险以及股价上涨无望的悲观中,“股价涨起来”成为他们的迫切心声。

那一刻他很绝望,很害怕。他被送回住处,那是一层有点像工厂的平房,有四个房间,地处偏僻,周边没有邻居。【投资维权315线索征集】你投诉,我报道!在这里,我们为股票、基金投资者提供一个因违法违规行为遭受损失的曝光平台。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当您的权益受到侵害欢迎向【黑猫投诉平台】投诉,受损股民可至【新浪股民维权平台】维权。